建築設計

關於部落格
室內設計工作室
  • 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民生視點】貪官墨寶是一面照妖鏡

  自古以來,琴棋書畫為文人四大雅趣。   現在大眾文化濫觴,這些雅趣其實鬥不過說學逗唱,再著名的書法家未必有郭德綱出名。   但在近些年一系列反腐案件中,人們驚訝地發現,不少落馬的“老虎”都迷戀書法,且到處題詞,在位時求其墨寶者如過江之鯽,絡繹不絕,頗有當代羲之風範。   不過,書法文字絕佳的王羲之以曲水流觴、文人雅集的魏晉風範流芳百世。而熱愛書法的貪官們一旦落馬,其風靡一時的書法作品便被棄如敝屣,甚至被鏟之而後快。   最近中國某大學就因此陷入輿論漩渦: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擋住了落馬“著名校友”的題詞署名,後又將學校新聞網上與其有關的報道悉數刪除。   如此遮羞固然神速,卻依舊難掩中國高校背後的媚官媚權之惡俗與墮落。或許,其中有體制行政化帶來的現實困窘,更深層是價值觀念、操守、風骨的崩坍。昔日象牙塔如今宛如一個落入紅塵的女子,向著權貴媚眼獻唱,斯文掃地,令人痛惜。   其實,古代達官貴人多有文壇霸主、書壇聖手,不管是顏真卿還是嚴嵩,雖然忠姦分明,但文化修養、書法水平卻貨真價實,反觀今日諸多官員題詞,網友幾乎眾口一詞:字太差了。   如果說大學師生、地方官員不辨美醜,缺乏基本人文素養,確是污衊。但如此醜陋文字竟然高懸學校顯要位置多年,噁心自己,一味媚官,卻是更深層悲哀。   如此赤裸裸媚權固然有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之社會基礎,也說明當代高校、企業、地方之決策者習慣性阿附官員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,而這樣的地方又如何培養出“獨立之人格,自由之思想”的棟梁?   在落馬官員中,常見有“題字癖”者,田鳳山、成克傑、胡長清、王有傑等巨貪在任上都留下了不少“墨寶”,題詞覆蓋風景名勝區、機關辦公樓、學校、醫院等地方。江西巨貪胡長清因酷愛題字留下了這樣的民謠:“東也胡,西也胡,洪城上下古月胡;北長清,南長清,大街小巷胡長清。”   從追捧者角度,眾所周知,他們看中的不是貪官的才華和墨寶,而是手中的權力。一旦權力失去,昔日這些墨寶便顯露出爛字本色,迅速被人們拋棄和遺忘。   書法權力學成為中國反腐一個特殊現象。官員們之所以迷戀書法繪畫,一方面可以留給周圍群眾“有文化”的印象,怎麼著也比愛喝茅臺、唱卡拉OK高雅吧?但如同假博士文憑一樣,貪官們缺乏天賦和足夠的歷練,其實心裡都明白這是一件華麗的遮羞布,即使周圍再多忽悠和奉承,混成書法家將作品傳世的貪官還是罕見的。   根子在於,當權力缺乏足夠的約束機制,加上直接收受錢物的風險日益加大,貪官們通過題字可以巧妙地“曲線索賄”——胡長清每個字據說可達數萬,還供不應求。對此雅賄,紀檢部門日常監督甚至查處都有相當難度——領導難道不能有愛好嗎?群眾就不能喜歡領導的作品嗎?再說,藝術品是無價的。   鑒於書法權力學轉化成了可怕的題字經濟學,2008年的《國務院工作規則》即規定,“國務院領導同志不為部門和地方的會議活動等發賀信、賀電,不題詞”,2012年12月中央出台的“八項規定”更是嚴格了“不題詞、題字”的要求。   隨著“八項規定”的嚴格執行和反腐風暴的愈演愈烈,現任官員的題字尋租現象在銳減。但據報道,離退休官員書畫愛好者仍在赴各地採風、題刻、出書,費用基本上由地方買單,所獲頗豐。買單者看中的,無非是其官場餘威和身後強大的人脈關係。   貪官墨寶本身是一面照妖鏡,照出權力扭曲下一張張貪婪市儈的臉,卻披上一層熱愛傳統文化的華麗外衣——只是裡面爬滿虱子和蛆蟲。   如何徹底根治書法權力學和題字經濟學,不僅需要中央出台更嚴格的規定和加大監督懲處的力度,還有賴於提升全社會的審美情趣和藝術修養,摒棄權力崇拜意識,以公民的姿態站立,去維護自己,也維護傳統文化的尊嚴。   (原標題:【民生視點】貪官墨寶是一面照妖鏡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